《中国民间故事——英雄艾里·库尔班》

时间:2012-08-06 | 分类:个人日志,学习园地 | 浏览:6204 | 评论:0 | 发表评论

.

英雄艾里·库尔班(维吾尔族)

一、艾里·库尔班的母亲

    有一个老太婆,丈夫已经死了,跟前只有一个女儿,名字叫玛丽克。生得又聪明,又美丽,又很能干。母亲像宝贝一样的疼爱女儿,女儿也十分体贴关怀母亲;母女俩互相安慰,共同劳动,来打发穷苦的日子。母亲纺线,女儿就给搓棉花;母亲做饭,女儿就给抱柴火。
    玛丽克长到十四岁,已经能够跟着母亲一块儿上山打柴了。这里人们打柴都到附近山里去,日久天长,山都变得光秃秃的,不要说树,就连草都被人们烧光了。这样,打柴就困难了。一天,母女二人来到山中,东张西望,找不到一根柴。女儿说:“咱们过河那边去打柴吧。妈妈你看,那边的柴多得很哪。”母亲爬到山坡上向远处一望,果然河那边树木非常茂盛,母女二人便向河岸走去。谁知道河水很深,人过不去,要过去就必须坐船。岸边虽然有船,可是母女二人连一文钱也没有。老太婆就向船夫说好话:“行行善,让我们过河去拾点柴吧!家里的灶火都冒不出烟了。”
    船夫一看,原来是她们母女,就很惊奇地问道:“哎呀,老大娘,你们的胆子真不小,敢到那里去打柴!”母亲说:“有什么法子呢!你没看,这边山里连根柴火毛都没有啦!”船夫说:“那边山里野兽多得很,谁也不敢去。老大娘,不是我不渡你们过去,实在是很危险哩!”说得母亲也犹豫起来,但又想到家里连柴也没有了,晚饭怎么做呢?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,玛丽克说:“我们过去,就在山边上拾一点就回来,你看太阳老高的,野兽不会出来。”船夫见劝说不住,便答应渡她们过去。她们到那里一看,啊,山上的树木真多呀,又高又大,草长的有一人多深。母女二人走进山口,匆匆忙忙地收拾了一些柴,一人背了一捆,就往回走。
    走出山口,忽然玛丽克想要解手,就说:“妈妈,你先走一步吧,我随后就来。”母亲说:“快点,我在前面等着你。”便先走了,走到一个山坡上坐下等着。谁知左等也不来,右等也不来,高声叫喊也没人答应。她心里着了慌。这时太阳已经落山,风吹树响,异常恐怖。在山边找了一遍,也没有找着,不敢久停,只好央求船夫把她渡过河,回家去了。一个人孤单冷落,整整地哭了一夜。
    原来玛丽克留在后边,解完手,站起来正要走,忽然看见前面有只白熊挡住去路。她吓得浑身打战,没来得及喊叫,白熊就张牙舞爪猛扑上来,一口噙住了她的脖子。白熊把她背在身上,向深山走去。不知翻过几重山,淌过几条水。等玛丽克睁眼一看,前面是一个幽深的山洞,自己躺在一块石板上;白熊在洞外搬运大石头堵住洞口,一会儿就不见了。
    玛丽克等白熊一走,慢慢翻身起来,走到洞口,想推开石头;但用尽力气也推不动。从山缝向外一看,只见万丈悬崖,深不见底。心想:“这下是很难逃跑了!”她想起了留在家里的母亲,不觉伤心痛苦起来。哭了一针,身体疲倦,靠着石壁就睡着了。不知睡了多长时间,忽然被响声惊醒,只见白熊站在身旁,手里拿着山桃野果,送到她唇边。从此,玛丽克就离开人间,过起野兽生活来了。白熊每天出去找寻山羊野鹿,供养着她。一年以后,她生了一个孩子,长得眉清目秀,很像玛丽克,只是身上长了一些黄毛。玛丽克十分喜爱他,给他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:艾里·库尔班。

二、艾里·库尔班把母亲救出了深山

    日子过得真快呀,艾里·库尔班已经七岁了。他每天跟白熊出去抓捕野兽。回到洞来,便在母亲身边说说笑笑,这样他学会了母亲的话。他年纪虽然小,可是生得很魁梧,力气又大;爬山越岭,十分敏捷;并且天性聪明,心地善良。他和父亲、母亲生活在一起,慢慢地有些奇怪起来。
    有一天,趁白熊不在洞里,他偎在母亲怀里,就问:“妈妈,请你告诉我,为什么你用两条腿走路,爸爸却用四条腿走路?你身上没有毛,他身上尽是毛?你说话他不懂,他说话你也不懂,这是什么原因呀?”被孩子这样一问,玛丽克不觉一阵心酸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眼泪扑簌簌地滴落下来。库尔班一看更奇怪了,便搂住母亲的脖子说:“妈妈,你为什么哭呀?”玛丽克哭了半天,心里翻来覆去,想说又不敢说,便用别的话岔开了。
    从此,玛丽克便时长吁短叹,偷偷掉眼泪,身体一天天的也消瘦下来。孩子更加放不下心。一天,白熊不在跟前,他又央求母亲说:“妈妈,你告诉我吧!”玛丽克说:“孩子,你不要问啦,你知道了也没有用,也许还会惹祸呢!”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,孩子躺在母亲怀里也哭了,说:“妈,你老是这样,问你你又不说。你再不说,我就要死在你的跟前啦!”玛丽克知道孩子的性格很倔强,说道就会做到。要是真的没有了他,那怎么办呢?……她连想都不敢再想了!便一面抚着孩子的脸,一面诉说着自己的遭遇。她说:“……我家里也有母亲呀,我一天到晚都没有离开过她,自从来到这儿,快十年了,不知道她现在是死是活,也不知道我的家,我的村子,都变成什么样子了?我怎么能跟一只熊长久住在一起呢!……”说着,就更加大声地哭起来。
    孩子陪着母亲哭了一针,就安慰她说:“妈妈,你不要难过,咱们不再住这儿啦!咱们回去,我和你一块儿走。”玛丽克一下捂住孩子的嘴,惊惶地瞅了瞅门洞说:“可别瞎说!叫它知道,一定要咱们娘儿两个的性命。孩子,记在心里吧,等你长大了再想办法,把妈妈救出去。”艾里·库尔班站起来,瞪圆了眼睛说:“我已经长大了,妈妈你跟着我走,不用怕它。”玛丽克一再阻拦不住孩子,就走到洞口,看看天,太阳还高高地悬在天空,说:“这会儿它还不会回来,趁着这个空儿,赶紧走,也许能逃得出去。”说罢,就拉着库尔班走出山洞,头也不回直往前走。不管山路多么崎岖难走,库尔班都搀扶着母亲平安地走过来了。太阳落的时候,他们走出山口,松了一口气。已经十来年没有见过平地的玛丽克,竟欢喜得流出了眼泪。
    正在这时,忽然听见远远的一声熊叫。玛丽克吓得浑身发抖。一把搂住库尔班说:“这可怎么办,它追来了!”艾里·库尔班说:“妈妈,你不要害怕,它追过来,我把它打死。”玛丽克说:“不行呵,孩子。你打不过它,还是快跑吧!”这时,熊的叫声越来越近,库尔班说:“妈妈,你快些躲起来。”玛丽克赶紧爬上一个山坡,藏在一颗大树后面。这时,白熊已经来到跟前,一看没有玛丽克,只有艾里·库尔班,就咆哮如雷,张开大嘴,凶猛地扑了过来。艾里·库尔班敏捷地闪过一旁;白熊一下子没扑着,大吼一声,转过身子又扑了上来,库尔班接着就和它搏斗起来。艾里·库尔班力气大,身体又灵活,打了一会,把白熊打倒了。他用尽全身力气,紧紧地压在白熊身上,举起拳头,狠狠捶打。虽然他很有劲,可是只凭两个小拳头,熊还是吃得住的,这时,玛丽克在树后看到这种情形,就急忙扔过两块石头,并且向儿子打着手势。艾里·库尔班捡起石头,向白熊的头上使劲敲打。没几下,就把白熊打死了。
    这时,天已黄昏。她们趁着月色,走了一会,来到河边。一看,这里已经完全不像从前的样子了!河里波浪翻腾,连一只船也没有,玛丽克一看,就呆住了。艾里  库尔班说:“妈妈,你看什么,咱们过去吧!”玛丽克说:“这么大的水,怎么过得去:”库尔班说:“不怕,你骑在我身上,我会凫水。”玛丽克一把就拉住了他说:“孩子,听妈的话,快去弄几棵树来,咱们做一个筏子。”
    母子二人攀倒了几棵树,用藤条绑起来。到天明筏子做好了,推下水去;又找了两棵小树作篙。母子二人坐着筏子渡河。艾里·库尔班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。不多一会,来到河对岸。再往前走,不认识路了,不过大致方向她还记得。走着走着,慢慢走到了有人家的地方。人们正在田里锄地,看见他们远远走来,身上长满了黄毛,心里都害怕,扔下锄头就跑。一边跑,一边喊:“快跑呀,人熊吃人来了!”玛丽克见了这种情形,便大声招呼道:“乡亲们,别跑!我们是人呀……”但是谁也不听,一溜烟跑进了村子。
    他们母子俩走到村里,家家关门闭户,顶上石头;一些胆大的拿着刀斧悄悄地走出来。玛丽克拉着艾里·库尔班向众人央求,并述说自己的经历。人们见他们没有恶意,便渐渐地放了心。人越来越多,听着听着,就同情起他们来了。有的拿来衣裳,有的拿来馕。玛丽克向他们道了谢,穿上衣服,吃了馕,打听清楚道路,母子二人又继续走了。
    玛丽克的母亲自从失去了心爱的女儿以后,曾央求东邻西舍成群结队进山去找,找了几回,都不见踪影;心想:一定是被野兽吃了!她又后悔,又伤心,哭得死去活来。从此,孤苦伶仃,一个人过着日子。
    这天晚上,她正和几个邻居坐在家里讲女儿生前的故事,夜已经很深了,孩子们都一个个地打起了瞌睡。忽然,外面有人叫门,大家说:“这个时候还有谁来呀!”接着听见门外有人叫喊:“妈妈,我回来了,我是你的玛丽克呀!”人们一听,不禁浑身打起了冷颤。听听远处的狗叫,门外的风声,都以为一定是鬼来叫门了。这时门又响了,喊着:“妈妈,我回来了!我是玛丽克,快开门吧!”人们越听越像玛丽克的声音。老太婆哆哆嗦嗦地走去开了门,一看,果然是自己的女儿,心里又悲又喜。两人拥抱在一起,大声痛哭。母女二人又团圆了。

三、艾里·库尔班第一次进城

    外婆很喜欢艾里·库尔班,因为他聪明伶俐,力气大,又爱干活。别人拿斧头劈不动的柴,他用手一掰就掰开了。可就是不能让他出门,一出门就惹祸;因为他看不惯人的行为,人有时欺软怕硬,打女人,打孩子,这些事可都不能让他看见,一看见就要管,一管还非依着他不可。动不动就把人打得头破血流,找到家门口来。有时他出去,见到没有人干那些不公平的事,他就会高高兴兴的,这儿溜溜,那儿看看。看着人们在吃力地干着活,喘着气,流着汗;当活儿干不完的时候,他就凑过去,好心好意地帮人家的忙。可是他手脚太重,常常是越帮越忙,惹出乱子。比方说你在挖土吧,他一定会把锨柄给弄折了;要是你在锯木头,他也会把你的锯给弄断。为了这件事,他妈妈和外婆整天给人家说好话,赔不是;但还是喜爱他,耐心地抚养他。一直长到十四岁,方圆一带村庄的人都知道这孩子。别看他爱惹祸,可是慢慢地人们就都喜欢他了,说他是好心肠的孩子。这一带打女人、打孩子的事,真的也就少了起来。
    有一天,他跟母亲说:“妈妈,我听人说,城里挺好玩,让我进城去玩一回吧。”母亲和外婆商量,外婆说:“让他去吧,这孩子也得让他多见见世面啦。”母亲不放心,恐怕他到城里再惹祸;千叮咛,万嘱咐,叫他早去早回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进了城,看见什么都感到新鲜。沿街尽是做买卖的,摆着各种各样的货物;大街小巷,人来人往,非常拥挤。他挤着,看着;忽然后面人们乱跑乱叫起来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回头一看,原来是一辆牛车走在大街上,牛惊了,拉着大车就跑,把两旁货摊子撞得东倒西歪,货物七零八散撒了一地,人们躲避不及的都被它撞倒;闹得孩子哭,大人叫,一片混乱。可是牛还在一个劲地横冲直闯。艾里·库尔班一看,心想:这要不管,说不定会撞坏多少人哩!便赶紧两步,跑到大车跟前,一把抓住牛角。牛拼命挣扎,又踢又撞;库尔班生气了,照着牛头就是一拳。牛连气都没吭一声,就口鼻流血,倒在地上死了。
    这时牛车主人气势汹汹地跑过来,一把抓住艾里·库尔班,说:“你把我的牛打死了,要赔我牛!”库尔班说:“你看看你的牛惹了多么大的祸!撞了人家的摊子,轧了人家的孩子;我要不管,还得闹更大的乱子!”满街的人都看得很清楚,齐声说:“这孩子做得对,应该打死牛。”有的说:“人家孩子也没想打死他的牛;只打了一拳,牛就死了。怨他的牛不结实!”牛车主人见人多势大,也知道自己理亏,就不敢再争执了。这时街上的巡查见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不知出了什么事,赶紧过来干涉。一看是个孩子在这里闹事,就一把抓住要带他去见国王。人们七嘴八舌替他分辨,巡查才放了手。艾里·库尔班心里很不舒服,连逛也没逛,一赌气就回家了。
    城里的人,一传十,十传百,不久就传到国王耳里,“城里出了个一拳打死大牛的小孩子。”国王听说非常害怕:老百姓当中出了这样的人,早晚是个大祸害。就像设法把他除掉。大臣们也都围在国王左右,争先恐后地献计,有的说:“这孩子要早点收拾掉,留着可是个祸害!”也有的说:“派人去把他抓来杀了吧!”国王都不同意,说:“无缘无故杀了他,老百姓会反对咱们;还是等一等,找个机会再说罢。”
    这样,艾里·库尔班仍然平静地住在村子里。

四、艾里·库尔班第二次进城

    艾里·库尔班想再进城去看看。因为城里到底是什么样,他还没弄清楚。他和母亲说了,母亲说:“你可别再像上一次,出去就惹祸!”库尔班说:“决不会再惹祸,不管看见什么我也不动手了。”母亲说:“人家打你,你也不要还手。”
    库尔班记住母亲的话,便走进了城。看见一群小孩在玩铁球,你争我夺,怪有意思,他就站在一旁观看。虽然孩子很多,可是没有一个能踢得动。他越看越有趣,便也凑过去;忽然铁球向他滚来,他就踢了一下。谁知他一脚就把铁球踢到半天空,又慢慢地落到人家院子里去了。库尔班赶紧跑去找。
    碰巧有一个老太婆坐在院子里纺线,铁球落下来,端端正正打在纺车上,老太婆气得直打哆嗦;看见库尔班跑来找球,扯住他胳膊就打。库尔班正想反抗,但一想起母亲嘱咐的话,就忍了下去。老太婆打了几下,气消了,放开了手。库尔班刚走到门口,偏偏碰到老太婆的儿子回来了。
    他是个有名的大力士,一拳能打死一个人,全城没人敢惹他。一见艾里·库尔班,一把抓住,照着脖子就打了四拳。库尔班一动不动,满脸含笑的说:“大哥,你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呀,小心打坏你的手。”说着挣脱出来,就跑到街上,去找那群孩子。孩子们见他把球踢飞,好久不回来,正在生气,一见他来了就包围上去,拳打脚踢。库尔班没还手,也没动;孩子打得没劲了,就一哄而散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这次进城,总算没有惹祸。可是平白无故地挨了好几顿打,心里挺不舒服,狠狠地啐了一口:“呸,什么鬼地方,以后再也不上你们这儿来了!”

五、艾里·库尔班和龙战斗

    国王听说艾里·库尔班经常闹事,就召集大臣们来商量,大臣们给他出主意说:“判他死刑吧!”国王摇摇头。又一个说:“下到监狱里折磨死他吧!”国王还是摇摇头,说:“他没有犯死罪,杀了他老百姓要不满意,怎么办呢?还是想个巧妙的计策吧!”一个坏透了顶的奸臣说:“东山里有一条龙,几百年来一直是咱们国家的大祸害,每年不知要吃多少人;为了除这条龙,派过好几次兵去,都被它吃掉了。大王,你为什么不叫他去呢?你跟他说,把龙打死回来有赏。”这个坏主意正中了国王心意,赶紧派人把艾里·库尔班叫来。国王假装和颜悦色地对他说:“艾里·库尔班,你有这么大的力气,应该给国家办点事。现在我派你到东山去杀龙。一个月以内把龙杀死,不但不治你过去的罪,还要重重地赏你。”库尔班二话没说,就接受了国王的命令。
    库尔班回到家里把国王的话告诉了母亲和外婆,她们听了都伤心地哭起来。外婆说:“孩子,国王没安好心,他这是想害你哩!”母亲说:“不让你出去,你偏要出去;怕的就是你惹是生非,看,到底还是招了祸!国王明明是叫你去送死。你死了,我还有什么活头呀……”越说,哭得越伤心。外婆说:“哭也没用,还是想法救救孩子吧!”
    母女二人哭了又想,想了又哭,始终没想出个好办法。艾里·库尔班坐在旁边耐心劝解,说自己不怕龙。最后,外婆说:“国王命令已经下了,不去也活不成。你外公活着的时候,曾打过猎,这儿有他的一把宝剑,给你带去。孩子,你要记住我的话,我听人说过:那龙见到人,第一次是先从嘴里往外吐火;你看他要张嘴,就先找个水坑爬下,那火也许就烧不着你。它第二次是从嘴里往外吐风,你就找一个山洞钻进去。第三次它要吐水,你就先跑到高坡上去。这些要都躲过去了,它就要用力往肚里吸;那时就看你的命啦:是你杀了龙,还是龙吃了你。让上天保佑吧。”
    母亲只是一个劲的哭,劝也劝不住。艾里·库尔班咬了咬牙,心一横,拿着宝剑就走了。走不了几天,就走进了东山。那里有着清清的流水,茂密的树林。龙到底在哪儿呢?他踏着石头,攀着树根,爬上山头,大声歌唱——据说龙一听到人的声音就要出来;人们有时从山下经过,都不敢大声说话。所以艾里·库尔班就站在山头唱着歌,向龙挑战。谁知唱了半天,嗓子都唱哑了,龙也没出来。他想:“不会是走错路了吧,也许是龙出去了吧?”他四处观望,找那水最大、树最多的地方走去。终于在一道山沟中找到了,原来龙在这儿睡觉哩!
    艾里·库尔班举起宝剑正要往下砍,忽然一想,这不太省事了吗?人人都说龙厉害,要是趁它睡着的时候杀死它,我还算什么英雄?不如把它叫醒。跟它比一比,看是谁胜谁败吧!想罢!纵身一跳,跳到龙背上,蹦蹦跳跳,走来走去;果然把龙惊醒了,一翻身,库尔班从龙背上滚下来。他连忙站起,走到龙面前,昂首挺胸地站立着。龙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欠,忽然看见一个小孩站在面前,就满不在意地说:“是你这小家伙搅扰我睡觉的吗?快点滚吧!我要想吃你,那可费不了什么事。不过,你还是滚吧!”艾里·库尔班大喝了一声:“喂,懒家伙,你有什么本领,拿出来给我看看;我是听说你有本领才来的,咱们两个斗一斗,看到底是谁胜过谁?”这一下可把龙惹火了,摆开了架势,说:“小孩,你来吧!”库尔班说:“你先来。”龙说:“那你站稳吧!”一张嘴,喷出了漫天大火,烧得遍山树木咝咝的叫,石头嘎嘣嘣的响。库尔班记住了外婆的话,早有准备,很快跳到一潭清水里蹲着,不多一会水都烧热了,他蹲在里边倒也舒服,就跟洗了个澡似的。
    火过去了。艾里·库尔班跳出来,走到龙的面前说:“这就是你的本领吗?不算什么,再来再来!”龙见小孩没有死,就又张开了嘴,库尔班赶紧钻进山洞。外面狂风怒吼,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库尔班坐在山洞里打了个盹儿,等风过去,又走出来说:“这算什么!再来,再来!”龙又一张口,水像长江大河开了口子一样向他涌来。库尔班没等水到身边,就像猴子一样,敏捷地爬到山顶,看着滔天巨浪,顶着山沟直泻下去,心里暗暗好笑,竟高兴地站在那里唱起歌来了。
    水过去了,他又跳到龙跟前说:“这回把你最拿手的本领施展出来吧!”龙见三番两次战不赢他,就生了气,大吼一声:“你能有多大本领敢在这儿逞能!”张开大嘴用力一吸,满以为一下子就会把小孩吸到肚里;可是肚子里毫无感觉,睁眼一看,小孩还站在它面前哩,只不过向前踉跄了几步。艾里·库尔班心想:“这家伙的力气可真不小,得留点神。”龙见一吸没吸动,气得把尾巴使劲一摔,山崩地裂;浑身一抖,树倒石翻。它大吼一声,张开血盆大口,用尽全身力气,狠命一吸。这时,库尔班早有准备,横着宝剑,稳稳站住,轻轻一纵,随着龙的吸力,顺着龙的喉咙,钻进龙的肚子里去了。龙用力过猛,库尔班一下子滑过肠胃,从肛门出来了。龙疼痛难忍,怪声嘶叫,用力一抖,身子一下裂成了两半。艾里·库尔班擦干剑上的血迹,仔细一看,见龙肚子里有很多死人骨头。心想:“要是不把它杀死,还不知得有多少人给它吃呢!”他正要走,忽然一想:“这样空手回去,谁会相信呢?还是带上一点凭证吧。”便用宝剑把龙头割下,拉着下山去了。

六、国王不让艾里·库尔班进城

    艾里·库尔班走了将近一月,毫无消息,国王心想:“这次他大概会死在山里回不来了吧!”那些出坏主意的大臣们,也来捧场凑趣,设宴庆功;忽然守城的兵来报信,说:“艾里·库尔班从远处走来,还牵着一条活龙。”正在兴高采烈的这群人,听了都吓得不知怎样才好。本来一个艾里·库尔班已经把他们搅得坐卧不宁,如果再把龙拖到城里来,那他们简直要没法活下去了!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请国王想办法。国王下命令叫赶紧吹号集合起城里所有的兵,上城防御;等库尔班走近,就用石头把他打死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走着走着,望见城墙上站满了人,起初还以为城里的人在欢迎他哩!但看看,又不像。“也许是自己走了以后,有什么国家来攻城了吧?”走到城门跟前正要叫门,忽然一阵石头像雨点般地打了下来。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是对付他的!“不让我进城,这算干什么呢!给人民除了害,他们倒这样对待我,真太没良心了!不进城就不进城,什么鬼地方,我早就不稀罕它!”想罢,抖了抖身上的尘土,就拉着龙头退到一棵大树旁边,坐下休息。
    国王见没有动静,胆子稍微壮了一些,就叫人出去看看:艾里·库尔班死了没有,龙到哪儿去了?但谁也不敢去。于是就悬重赏招募,好容易才招到一个人。这个人提心吊胆,走出了城,找到了库尔班。见他平静地躺在树边睡觉,打着鼾声,旁边放着一颗死龙头。就转身跑进城见到国王,说:“艾里·库尔班还活着,他拿的是颗死龙头。”国王一听又害怕起来,便和大臣商量:“艾里·库尔班为民除了害,我们要打他,老百姓一定会反对;还是暂时稳住他,以后再想办法吧!”连忙叫人吹号,把全城的人集合起来出城迎接艾里·库尔班。全城的人见到死龙头,争着把龙头抬进城;悬灯结彩,敲锣打鼓,就像过节一般。国王也转模作样,赏了艾里·库尔班一些银钱和衣服。库尔班什么也不要,自个回家去了。

七、艾里·库尔班打柴

    母亲和外婆一见艾里库尔班平安回来,不住谢天谢地;听他讲完和龙战斗的情形,便嘱咐他:“以后可别再惹是生非了,这次是靠上天保佑,救了你的命。再说你一天天的长大了,也该干点正经营生了。家里的日子也挺难过,以后你出去打点柴,卖了钱换点粮食,也可以补贴补贴家里的生活。”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听了母亲和外婆的话,点头答应;第二天就上山去打柴。近处的山上柴木太少,他想:乡亲们的生活都很困难,好打的柴还是留给他们吧。自己就跑到另一座山;这山里柴很多,但谁也不敢去,因为这里野兽很多,特别是有成群的老虎;人一进山,就被野兽吃掉。这天,艾里·库尔班走进了山,被老虎看见了,便都围拢过来,想要吃他。原来库尔班从白熊那里学过野兽的话,这次用上了。他站在山上,对老虎说:“人都向我告你们的状,说你们时常吃人,叫人不敢进山打柴;我今天特来劝告你们,以后要安分守己,不要再跟人们捣乱,人也不伤害你们;你们要知道,老虎是斗不过人的!”老虎说:“你先不要说这些,咱们还是先斗一斗吧!要是你赢了我们,我们就听你的话;要是赢不了我们,我们就吃了你。”艾里·库尔班知道,不给它们一点厉害尝尝是不行的。便说:“好,你们来吧!”
    老虎们非常凶猛,一个个张牙舞爪扑了上来,库尔班一连抓住五六个扔下山岩摔死了。这一下,老虎们可都害怕啦,不敢再向前来。库尔班说:“不敢再打了,就赶快投降!”老虎们说:“我们投降。”库尔班说:“你们来帮助我打柴吧!”于是,老虎们就帮助他打起柴来。这真是一场最热闹的打柴呀!七手八脚,不大一会,大树小树攀倒了一大片。库尔班把柴捆成一捆一捆的,分放在许多老虎背上,就下了山,一齐向城里走去。人们一见库尔班赶来一群猛虎,吓得浑身打颤,到处乱躲。消息传到皇宫,把国王也吓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艾里·库尔班进了城,把柴卸下,对老虎说:“以后再不许你们跟人捣乱,回去吧,等我去打柴的时候,再来帮助我。”老虎点点头,一个个活蹦活跳地回了山,人们这才敢回来,一个个都埋怨库尔班;他就向大家解释,并且说:“以后你们可以放心进山去打柴,不要再怕老虎了。”众人一听,都非常感谢艾里·库尔班。

八、国王设计陷害艾里·库尔班

    国王召集起大臣,向他们说:“库尔班不除去,我们一天也不能安生,大家快想个办法吧!”有的说:“国王下个命令把他杀掉就完啦。”国王连连摆手说:“不行,不行,他办的事都是对老百姓有好处的,老百姓跟他一条心。”那个专出坏主意的人接着说:“国王还是打发他到魔王那里去吧。”国王听了,连声叫好,便把艾里·库尔班叫来,亲自对他说:“你是我国最大的英雄。现在有一个魔王国常常来欺负我们,全国的人都受了他的害,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打得过他,我想请你去征服魔王国。现在给你一把宝剑、两匹马,这是给国家、给人民出力的事,你一定不要推辞。”——其实,艾里·库尔班在什么样的困难危险面前,从来也没有推辞过。

九、艾里·库尔班征服八个巴图尔
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回家一说,家里人都伤心痛苦起来;但因为是国王命令,也只好让他去。外婆拿出一条腰带给他说:“这是你外公遗留下来的一件宝物,平时系在腰间,用时要长能长,要短能短。”并且一再嘱咐:魔王千变万化,有时变人,有时变鬼,有时也许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,你看只要头上有撮白毛,那就是他变的。千万留心,不要上当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一个人骑着马,向魔王国走去。走过很多的村庄道路,山坡河流。早起晚睡,不停地往前赶。这天正在走着,忽然看见前面站着一个又高又大的人,挡住去路,大声叫道:“站住,站住!你是什么人,往哪儿去?”库尔班说:“我是艾里·库尔班,要到魔王那里去。”那个人听了便大喝一声:“呔!原来你就是艾里·库尔班,我以为是什么三头六臂的英雄哪!快点下马投降。”库尔班心中奇怪:从来没见过有这么不讲理的人。便也问道:“你是谁呀?”
    那人说:“我是陆地巴图尔(巴图尔,意思是武士,英雄。),这一带归我管,人只能过去死的,不能过去活的。”艾里·库尔班说:“你不要吹牛!你有什么本领,能不让我过去?”
    陆地巴图尔说:“你下来咱们比一比。”艾里·库尔班说:“下来就下来。”刚一下马,陆地巴图尔过来就要打,库尔班说:“先别忙,咱们不要打。我站在这儿,你要是能用两手把我拔起来,按倒在地上,就算我输了。”陆地巴图尔说:“好,你先来还是我先来?”库尔班说:“你先来吧。”陆地巴图尔运起浑身的力气,两手抱住库尔班,猛一使劲,咦!连动都没动。又运气再拔,接连三次,库尔班始终像钉着地上的一样;陆地巴图尔累得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只好放开了手。艾里·库尔班说:“你站稳了,现在该我来拔你了。”他不慌不忙地走上前去,双手抱住腰,说声起,陆地巴图尔早已两脚离地,被他高高举起,往下一扔。陆地巴图尔连忙喊道:“服了,服了。”爬起身来跪在地上说:“只要允许我作你的朋友,我一辈子都听你的话。”并且要求库尔班留在这里住上几天。库尔班答应和他做朋友,但不肯留下。陆地巴图尔又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好准备迎接。陆地巴图尔恋恋不舍,送了很远,才和他告别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往前走了几天,又遇到了一个戈壁巴图尔,和他比武,也被库尔班征服了,并且结成了朋友。往前走,又遇到河上巴图尔和山峡巴图尔,也都一一被他打败。
    这天,艾里·库尔班正在走着,忽然见有几户人家,进去一看,人人都在忙着作凉面:有的人在擀面条,有的人在烧火,有的在捞面,捞出来的面都倒在一个大木盆里。库尔班觉得很奇怪,就问:“这凉面是你们自己吃的,还是卖的?”人们看了看他,说:“你大概是远路来的吧,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有个凉面巴图尔,一顿能吃六大木盆凉面。他的力气很大,两手能把一匹马举起来,一脚能把人踢到天空。他的脑袋像口锅,肚子像个大木桶,两条腿像树一样粗壮,谁也打不过他。”
    “这些日子,他听说出了个英雄叫什么艾里·库尔班,不久就要来到这里。他现在每天加紧吃凉面,锻炼体力,等艾里·库尔班来了,好和他拼一拼。我们都是给他做面的,你要想看看他,一会就来。”
    艾里·库尔班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,想看看这个凉面巴图尔到底是个怎么的人。
    一会,果然来了一个人,骑着马,正像人们所说的那样,身高体胖,一来就粗声粗气地嚷着要吃面。人们把面抬来五六大盆,一会都叫他吃光了。吃完面,他就跑到广场上去练武,把粗粗的木棒一折两段,把大块的石头扔上天空,一边练,一边说:“你们看看吧,要是艾里·库尔班敢来,我一手就把他扔到天空,一脚把他踢到地里,叫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    说着,艾里·库尔班走出来了,说:“喂,你不要瞎了眼,我就是艾里·库尔班,咱们比一比吧!”凉面巴图尔一看,原来是这么个小孩子,还没有自己一条腿粗呢,便笑了笑说:“小孩,你是不是不想活啦,竟敢来跟我开玩笑!”库尔班说:“咱们比一比再说嘛!”凉面巴图尔说:“你真要是活得不耐烦了,就过来吧!”
    他们两个人打起来了,打了一天一夜,到底还是凉面巴图尔败了,他心服口服地跪在地下,要求拜艾里·库尔班为师,师傅走到哪儿,他愿意跟到哪儿,决不偷懒。艾里·库尔班答应收留他,带他一起走。
    走了几天以后,又遇到一个冰上巴图尔拦住去路。这个人一天到晚练自己的脚,练得双脚非常有力,不管有多厚的冰,他一踏,就要炸裂,要是人,准被他踏成肉酱。艾里·库尔班见他拦住去路,便叫凉面巴图尔上前交涉,请他让开路。冰上巴图尔说:“没那么容易的事,什么人也不能从这里白白地过去。”凉面巴图尔说:“我就是凉面巴图尔,后边是我师傅艾里·库尔班。”冰上巴图尔一听说是艾里·库尔班就更加生气了,说:“好,我等的就是他,快叫你师傅来和我比武。”凉面巴图尔说:“用不着我的师傅,我就能够把你打败。”冰上巴图尔说:“你不行,快去叫他来!”凉面巴图尔只好回来告诉库尔班。库尔班走到跟前,冰上巴图尔二话没说,伸手就打;打了一会,他趁着库尔班没防备,猛然一脚踢去,满以为这一下准能把他踢倒,哪知库尔班连动也没动。冰上巴图尔连踢了几下都没有生效,心里正在慌乱;一个措手不及,就被库尔班一拳打倒了,他怪声地嘶叫:“别打,别打,我也拜你为师,跟你到魔王国去。”艾里·库尔班把他放了,一起继续前进。
    走了几天,又碰到一个磨盘巴图尔,他能把很大的一座石头磨盘,用左手扔到天空,落下来用右手接住。他和艾里·库尔班战斗了一场,也被库尔班打败了;收为徒弟,一路前进。走了不远,又遇到一个钢铁巴图尔。钢铁巴图尔练就一身钢筋铁骨,刀砍不动,铁锤打不烂,五六百斤的铁棍,只要他用两个手指一捏,就能轻轻拿起。艾里·库尔班遇上了他,少不得又是一场恶斗,但终于降服了他。从此,他们成了师徒五人,一同往魔王国走去。

十、艾里·库尔班遇见魔王

    他们走了不止一日。一天,走上一座高山;山上有一座宽敞的院落,房屋很高大。进去一看,见墙壁砖瓦都是用金银砌成,台阶门窗都镶满了珍珠宝石,满院的青松翠柏,绿叶红花,景致十分美丽。走过很多戈壁沙漠、穷山恶水的艾里·库尔班师徒五人,来到这个地方,真像到了天堂一样。凉面巴图尔要求说:“师傅,咱们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再走吧。”库尔班答应了,便都坐下休息。说也奇怪,这么大的一座院落,却静悄悄的没有一点人声。忽然,一针微风吹来了扑鼻的煮肉香味。凉面巴图尔早已坐不住了,就到处去找;原来在这院里一棵大树底下放着七八口大锅,都满满地煮着肉。他越想越饿,越看越馋;便又要求:“师傅,咱们整天赶路,肚子老是吃不饱,这么香的肉,煮熟了,看着不吃,不成傻子了吗!”钢铁巴图尔说:“咱们先借着吃了吧!山里有的是野兽,吃完了咱们就去打猎,打来了再给他煮上。”艾里·库尔班听他说的还有道理,答应了。师徒五人来到锅前,抓起肉来大嚼一顿,不多一会就把七八锅肉吃光了。凉面巴图尔抹抹嘴说:“好,你们快去打猎吧!打来,好快点给人家煮上。我在这儿给你们看家,要是主人回来了,也好向人家道谢一下。”众人才要跟他争辩,艾里·库尔班忙接着说:“就让他留在这儿吧,有咱们四个人就行了。”师徒四人出去打猎,凉面巴图尔一个人留在家里。他看看这,看看那,一会就睡着了。正在睡梦中,忽然起了一阵风暴,只吹得树木乱撞,天地发抖,紧跟着就是霹雷闪电,一个接连一个,大雨倾盆似地泼了下来。凉面巴图尔心里害怕,赶紧躲到房子里,偷偷向外看。风暴过去,只见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,原来正是他们想要找的魔王。找了很久没找到,现在他自己来了,偏偏师傅又不在跟前。凉面巴图尔极力缩小身子,唯恐被它看见;他直点头诚心祈祷盼望魔王不到屋里来。果然魔王没有进屋。凉面巴图尔轻轻地松了一口气。谁知魔王走到树下,掀开锅盖一看,锅里空空的,便大发雷霆,一脚把锅踢翻,大踏步地走进屋来。凉面巴图尔早已吓得瘫在那里,动都不能动了。魔王进屋一看,见有一个人,立刻大吼一声,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,吹了口气,头发变成了一条长蛇,把凉面巴图尔牢牢地捆住;又扯了一根头发,把凉面巴图尔吊上房梁,然后掏出一个锥子,在他的脚跟上一戳,就戳入血管——原来这锥子是只铁管。魔王把它衔在嘴里,吸他的血。吸了半天,凉面巴图尔感觉四肢无力,浑身有说不出来的疼痛。魔王吸饱了,就把他放下,拿来一碗糖水让他喝下去,嘱咐他好好休息,明天再来。话一说完,又起了一阵风暴;风暴过去,魔王已无影无踪。凉面巴图尔越想越害怕。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师徒四人打猎回来,一看,凉面巴图尔躺在地上,面黄肌瘦,上气不接下气大吃一惊,连忙问他:“怎么回事?”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声音细得像蚊子哼一样,听也听不清,钢铁巴图尔哈哈大笑说:“师傅不要管他,还不是吃肉吃得多了。”艾里·库尔班一看他两手被紧紧绑着,便知道出了意外,连忙叫冰上巴图尔快去把他解开。冰上巴图尔过去刚一伸手,见是一条蛇,吓得跑了回来,说:“师傅,那不是绳子捆的,是长虫把他缠住了!”众人一看,果然是条长蛇,扬头吐舌,谁也不敢走垅去;最后,还是艾里·库尔班过去把蛇弄死,原来却是一根头发。凉面巴图尔缓过气来,才絮絮叨叨地叙述了他的遭遇。艾里·库尔班听他一说,知道已经到了魔王国。找了这么多日子,现在找到了,心里着实高兴。便吩咐巴图尔们煮肉,吃饱了等魔王来,好跟它战斗。凉面巴图尔说:“它说明天还来,还要吸我的血。师傅,明儿可别留下我一个人在这儿了。”
    第二天,艾里·库尔班叫四个徒弟全部下山打猎,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等候魔王。果然,不多一会,一阵风暴过去,魔王走进院子来。库尔班手持宝剑,藏在门后;魔王推门进屋,他看准了就是一剑,脑袋立时落地。库尔班把剑抽回一看,魔王又长出了一个脑袋。魔王见有人暗算它,大吼一声,跳出门外,库尔班也跟了出去,就在院里打起来了。一直砍下魔王五六个脑袋,它还没有死。魔王见斗他不过,呼啸了一声,天空突然卷起了一阵风暴,转眼不见魔王的踪影了。艾里·库尔班见地上有殷红的血迹,跟踪追下去。追了一会,看见一个年轻妖艳的姑娘,手里托着一盘苹果,轻快地向他走来,说:“看你这个样子,跑得满头大汗,干嘛这么急呀!坐下来歇一会儿,吃个苹果吧。”艾里·库尔班记起了外婆的话。他看见年轻姑娘的头发里有撮白毛,大喝一声,抡起宝剑就砍,姑娘忽然不见了。他向前追寻,见路上横着一条长蛇,向他张着大嘴,扬头吐舌,样子十分凶恶,艾里·库尔班全不畏缩,举剑就刺;刚一刺过去,长蛇又不见了,但留下了血迹。他又沿着血迹追寻,追进一座树林,血迹在一口枯井边不见了——魔王已经钻进了井底。

十一、艾里·库尔班战胜魔王

    艾里·库尔班解下外婆给他的腰带,一头放在井口,一头拴在石头上,拉住腰带坠下井去;原来这不是一口枯井,而是里面别有天地,有河有树,有城市,有街道。库尔班手持宝剑,找到魔王王宫,闯了进去;看见一座房子,门口有两条长蛇守护着。他用宝剑杀死了长蛇,推门进去,见有两个姑娘被绑在柱子上。她们一见艾里·库尔班进来,就问他是干什么的。听艾里·库尔班说是要来杀死魔王的,她们长叹了一声说:“你杀不死它;你要是叫它抓住,它还是要把你吃了呢!”库尔班问:“你们两个是什么人?”姑娘说:“我们是魔王的女儿,因为我们每天见它吃人,非常残酷,常常劝它。有一天,它捉来八个小孩叫我们俩给它烤着吃,我们不愿意这样做,并且劝它也不要这样做;惹得它生了气,就把我们绑在这里,它还说要吃我们呢!求求你先把我们俩放下来吧。”艾里·库尔班把缠住她们的两手的长蛇斩断,两位姑娘跪下谢他救命之恩,还表示愿意帮助他杀掉魔王,只是要求他杀了魔王之后,把她们两个带到人间——因为她们非常羡慕人间生活,也非常同情人。艾里·库尔班答应带上她们两个去找魔王。姑娘说:“你不要找它,你跟它打仗是打不过的,你只有先把它的灵魂捉住,那它就没有力量了;它的灵魂放在一个最严密的地方,只有我们几个最亲近的人才知道。”库尔班就请求她们带他去找。走到一扇门前,姑娘说:“就在这里。”库尔班见门口有两条长蛇守护。他先把它们杀掉,门自己敞开了。姑娘说:“你自己进去吧。里面有座高塔,你一直走到塔的最高一层,有一扇门,门前站着一只白公鸡,你先不要动它。门旁边有一块砖,你先把砖拿开,下面有一口小箱子,箱子里有几颗绿豆,你把绿豆拿出来,打那只鸡。第一颗把它的眼睛打瞎,第二颗把它的喉咙打断,第三颗打得它半死不活,第四颗就能把它打死,滚下台阶;门自己就开了。那时你再叫我们吧。”库尔班进去,走上塔顶,果然那里站着一只白公鸡,他便依照姑娘的话,找到绿豆,打死了公鸡;然后把两位姑娘叫上去。姑娘说:“你打开这扇门进去,有一条向下去的台阶,是宝石砌成的,你顺着台阶走到一间屋子,那里有个磨盘在转动,磨盘的柱顶上站着一只绿公鸡,你用绿豆把它打死,磨盘就不转了。揭开磨盘有一道门,进去再沿着一条台阶往下走,会看见一块黑石头,上面放着一口箱子,箱子里面装满了水,水里游着一条鱼,把鱼肚子剖开,里面有一个蛋,你拿蛋使劲往地上一摔,摔碎了,里边有一个小盒子,魔王的灵魂就在那里面;你只要把这个小盒子弄到手,就算战胜了魔王;你把小盒子放在火里烧,就能把魔王烧死。你去吧,我们两个在这里等着你。”
    艾里·库尔班依着姑娘的话,把小盒子弄到手,点起火来一烧,魔王在他面前出现了,愁眉苦脸地跪在地下,苦苦哀求。火烧得越旺,它的身子缩得越小;把盒子从火里拿出来,它的身子又涨大了。艾里·库尔班审问它:“吃了多少人?”魔王说:“有四千个小孩,是烧着吃的;一万个人是煮着吃的。”库尔班见魔王作恶太多,就把它烧死了。这个国家里的群魔,听说魔王已死,便都来到王宫,跪在地下说:“我们平时都是安分守己的,从来不和人作对;这个魔王是非常残暴的国王,连我们也都反对它。现在你既然把它杀了,就请你作我们的国王吧!”艾里·库尔班不肯,因为他知道母亲在家里很想念他。他一定要走。群魔见挽留不住他,就送了他很多礼物,都是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宝贝。魔王的两个女儿也一定要跟他走,因为是事先约好的,便只好把她们带上。魔王宫里还有四个青年女人,是魔王从人间抓来的,还没有顾得上吃,这时她们也要求带她们回去。艾里·库尔班便收拾好三口箱子——一口箱子装收下的礼物,一口箱子装魔王的女儿,一口箱子装人间的四个女子——准备带回国去。

十二、艾里·库尔班遇难

    四个巴图尔打猎回来,不见库尔班。只见满地血迹殷殷,还有魔王的脑袋,就知道这里已经发生过战斗了。四个巴图尔一块儿商量,凉面巴图尔说:“我们散伙了吧,谁不知道魔王的厉害,师傅回不来了。”磨盘巴图尔说:“拜师傅的时候我说过:师傅到哪儿,我跟到哪儿;我一定要找他去。”钢铁巴图尔说:“我们跟着师傅就是为着帮助他打魔王的,还没有打就怕了,那还算得什么巴图尔?”凉面巴图尔见他们一定要找,只好依从,便也顺着血迹走去。一路上,凉面巴图尔不住地和冰上巴图尔嘀咕,冰上巴图尔渐渐被他说活动了,心想:跟着师傅到处受罪,倒不如自己回家去好。
    他们四个人找到井跟前,发现艾里·库尔班的腰带悬在井口,知道他从这里下去了。四个人商量了一下,就都坐在井边等待,等着等着,凉面巴图尔又不耐烦了,说:“师傅一定是死了,连这条腰带都扔了!”磨盘巴图尔说:“师傅一定还在,他下井去抓魔王,抓住就会回来的。”争争吵吵,凉面巴图尔要走也走不了。
    忽然,带子动了,磨盘巴图尔向井底喊叫,他听到井底艾里·库尔班的声音,喜欢得不得了,便和钢铁巴图尔牵着带子往上拉,拉上来的见是口箱子,打开一看,原来是两个年青漂亮的姑娘,问师傅在哪里,姑娘说:“下面还有几口箱子,全都吊上来以后他才上来呢!”磨盘巴图尔便赶忙把带子放下。
    凉面巴图尔心里有些惊惶,就和冰上巴图尔商量:“师傅上来,这两个家伙一定告状,要是叫他知道我们两个要走,我看轻饶不了咱们,咱们还是赶快想个主意吧。”
    等到吊上了第二只箱子的时候,他们两个便对磨盘巴图尔说:“你们两个拉了半天,也该歇歇了,我们两个来拉吧。”在拉第三只箱子上来以后,他们两个偷偷地把带子割断了几处,只有一点连着,又放下去;这次恰巧是艾里·库尔班上来,刚上到半截,带子断了!……
    凉面巴图尔这一下算是达到自己的愿望了。不管别人怎样反对,还是带着宝贝和女人走了。

十三、艾里·库尔班脱险

    魔国的一群魔女,想起了艾里·库尔班和她的女伴,不知他们走了没有,都到井底来看。艾里·库尔班躺在那里昏沉沉的,魔女们一见,连忙把他抬回宫里,照料抚养。过了几天,伤养好了,库尔班便和她们商量怎样走出去。魔女说:“井口是无法上去了,离这里有三天路程的地方有只大鹰,要是你能够求得动它,它就可以送你上去。除此以外,再没有别的办法了。”艾里·库尔班听了魔女的话,问清方向道路,就向她们告别去找大鹰。走了三天,看见一棵大树,树上有很多小鹰,不知什么原因,都在哭哭啼啼,显得非常恐惧。走近前一看,原来有条大蛇,爬在树上,吸住小鹰,捉一个吃一个,小鹰飞也不能飞,躲也没处躲,盼望老鹰回来又盼不到。艾里·库尔班见小鹰非常可怜,就爬上大树,抽出宝剑,砍死了大蛇。小鹰们见有人来救了它们,都围绕着他跪下来,高兴得吱吱乱叫;叫了一阵,忽然都惊呆起来,歪着脑袋听了一阵,对艾里·库尔班说:“坏了,快躲藏起来吧,妈妈回来了。”库尔班说:“妈妈回来怕什么?”小鹰们说:“你不知道,妈妈常说,人是它最大的仇敌,见着人它就决不能让他活着,你快藏起来吧。”艾里·库尔班就找了个洞子隐蔽起来。小鹰们还在树上跳着、唱着,等待着母亲。一会大鹰来了,一见小鹰们非常高兴,便问:“你们有什么喜事呀?”小鹰们说:“那条长虫上树来吃我们的时候,来了个人,把它杀死,救了我们的性命。”大鹰问:“那个人在哪里?”小鹰说:“不知道。”小鹰接着又问:“妈妈,你吃不吃他?”大鹰说:“他救了你们的命,替我们除了害,我怎么还会吃他呢?”小鹰听了,就领着大鹰找到艾里·库尔班隐藏着的洞。大鹰见了艾里·库尔班,向他道谢,并问他为什么来到这儿,库尔班便告诉它,自己怎么战胜了魔王,怎样遇难,希望它帮助自己离开这里。大鹰说:“这条路非常难走,要飞十九天十九夜,才能飞出去,中间没有一个歇脚的地方;既然你一定要走,我可以送你。咱们准备吧——准备十九天吃的肉,十九天喝的水。”大鹰领着艾里·库尔班到山里杀了几头犀牛,把肉煮在锅里,把犀牛皮做成装水的口袋。一切准备停当,就把几头犀牛的肉,几大皮袋的水,都放在大鹰身上;然后,艾里·库尔班骑在大鹰背上,便起飞了。路上,大鹰饿了,向库尔班要肉,库尔班就给它肉;渴了要水喝,库尔班就给它水。一直飞了十八天,肉也吃完了,水也喝光了,大鹰飞得也有些疲倦,又回过头来向他要肉。艾里·库尔班非常为难,心想,要是叫它知道没有肉了,翅膀没了劲,一定要出危险,他就抽出宝剑,从自己大腿上割下一块肉来,给大鹰吃了。大鹰吃了以后,觉得翅膀特别有劲,又飞了一天一夜,才飞到了陆地。

十四、艾里·库尔班回家

    库尔班回到陆地上以后,到处找他的巴图尔。找了很久,有一天碰到一支军队,一打听,才知道是凉面巴图尔的队伍;可是,当找到他的时候,他却反脸不认师傅了。又经过了一番战斗,打得他五体投地、心服口服,并且保证说:“以后一定要老老实实跟着师傅,再不敢变心了。”磨盘巴图尔,钢铁巴图尔,冰上巴图尔,听说师傅回来,也都陆续找着来了。
    原来,魔王的两个女儿,还有四个人间女子,都被凉面巴图尔看上了,要强迫她们和他结婚。魔王的女儿,使了个小小的魔术,把六只猫变成六个年轻女子,凉面巴图尔一入洞房,浑身上下都被抓得稀烂。她们六个人偷偷逃走了。这时,听说库尔班回来了,她们也一块跟着找来。
    库尔班回到京城,人人欢迎,家家庆祝。全国人民都称他为艾里·库尔班巴图尔。国王见他没有死,又见老百姓这样爱戴他,就虚情假意地为他设宴庆功,并且要把王位让给他。艾里·库尔班说:“我不想当国王,我还是回家去种地好。”
    艾里·库尔班回到家中,魔王的两个女儿跟他一起,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.

标签:
本文链接: 《中国民间故事——英雄艾里·库尔班》
版权所有: 破博客, 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昵称: *

您的邮箱: * (显示gravatar头像)

联系方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