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,大,大,大,大……

时间:2014-01-09 | 分类:学习园地,网络文摘 | 浏览:3762 | 评论:9 | 发表评论

一个小孩,他从小就爱胡思乱想:

假如,有一种宇航飞行器……

它超越了宇宙速度,比光速还要快很多很多很多倍……

它朝着一个方向,一直朝黑暗的宇宙深处飞……

它可以自行躲开一个个天体,恒星,行星,卫星,彗星,流星……

它的航线没有一丝一毫的弧度,因此,它永远不可能飞回来。驾驶这个宇航飞行器的人,等于把自己的生命射了出去……

宇宙是无限的……

宇航飞行器的动力是永恒的……

宇航员被注射了一种东西,不需要任何营养,不需要新陈代谢……

他的生命是永恒的……

他年复一年,一直飞……

亿万斯年之后,他还在飞吗?

最终,他会看见什么?

最终,他会撞到什么上?

这个小孩叫马面。

一次,他读了一个叫卫斯理的人写的小说:

宇宙万物,其实一刻不停地在膨胀,在变大。

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大,而且幅度相同,所以我们是察觉不到的……

这种说法让人越想越恐怖。

马面换了一种想象:

假如宇宙万物都停止了膨胀,只有一个人没有停止,继续变大,变大,变大……

最后,会发生什么?

马面还经常想这样的事:

空中漂浮一粒灰尘,灰尘上有无数的菌。

菌永远弄不清灰尘之外还有个房子,房子里有人,有面包,有电脑,有字典,有爱情。

菌永远弄不清房屋之外有地球,有海,有森林。

菌永远弄不清地球之外是宇宙,是无边无际的太空……

假设地球是漂浮在空中的一粒灰尘,人类是附在灰尘上的菌,一瞬间就是人类的亿万斯年。

那么,人类永远弄不懂,在人类科技永远无法达到的茫茫宇宙的终极之处,是不是一个房子,房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存在,房子之外是不是有一个承载它的更大的物体,而那物体之外是不是无穷大的空间,那物体就像漂浮的一粒灰尘,再之外……

这个黑夜里,马面睡着睡着,突然摔到了地上。

他醒了,睁眼一看,发现家里的房子变小了!他仔细看,他的床、被子、枕头统统都变小了……

他急忙拿出一个尺子,想量一量,那个尺子也明显变小了!

不用量了,他猛然意识到:他在变大!

低头看了看,短裤已经撑破了,布片掉在地上。

惊悚间,眼前的一切东西又小了许多,他如果再不出去,就会把房子撑破!

他迅速爬进妈妈的房间,看见妈妈变得几乎和婴孩一般大,正在小小的床上安详地睡着。

他不敢惊醒妈妈,怕吓着她。

他机灵地爬出房子,站起来,长长透了一口气。

他恐惧极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假如,有人发现了他,一定会吓得半死,接着,就会打110。

警察不会伤害他,他可能被带到什么研究所。

可是,他一刻不停地在变大,没有房子能装进他,很快他就只能站在广场上了。

再过一些时间,整个城市都找不到可以容纳他的空间了,他只能来到野外。那时候,他看人类已经成了一只只的蚂蚁,无法再对话,那一只只的蚂蚁也无法再研究他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越来越大……

那时候,他成了异类。

那时候,他无法保证人类依然对他友善。

他一刻不停地在变大,毫无疑问开始威胁人类的安危了,人类必须想办法消灭他。他了解人类现存武器的杀伤力,别说他,就是地球都可以毁灭多少次。

趁着深夜大家都在睡着,巨大的人,怀着巨大的惊恐,朝野外奔逃。

城市的北部,是一片原始森林。那是他唯一的去处了。

街道两旁的的居民都以为地震了,很多人跑到了楼下,议论刚才的震感。可是,第二天官方并没有发布关于昨夜地震的消息……

马面越来越大,他看楼房、道路、河流,就像积木一样了,就像飞机爬上高空之后,旅客从舷窗朝下看的感觉。

他放轻了脚步。一是担心把更多的人惊醒,二是他怕不小心踩到哪个房子上。

此时,他还没有走太远。在他心里,他和脚下这些蚂蚁大小的人类,似乎还是一脉相传的同类,他们长着鼻子眼睛嘴巴,他也长着鼻子眼睛嘴巴……他还不忍践踏他们的财产,不忍伤害他们的生命。

天亮之前,他终于跨进了原始森林。

对于他来说,这里是一片宽阔的草地,没有人类的影子。他可以喘口气。

他突然感到饿了。

四下看看,没有食物。他低下头,想捉个什么活物吃掉。

吃什么呢?

老虎?

捉到了,只能生吃,他没有火。人类的文明,尘世的繁华,都不属于他了。

他眼望四周,就像史前,他强烈地感到了孤独。

天地之初,是一个英雄主义时代。那时候,虽然人类一无所有,却敢于战天斗地。没有工具,用石头磨造;没有粮食,开荒耕种;没有火,钻石;没有水,挖井……

马面拨拉一棵棵的树,没有发现一只老虎,也没有发现其他大型动物。

巨大的恐惧感又一次涌上他的心头——恐龙是怎么灭绝的?

他的眼睛盯住了远处的城市。

野生动物越来越少了,现在,最多的动物是人,密密麻麻,俯拾即是。

他想活命,只能吃人了。

他轻轻地走过去……

人们发现了他,四处奔逃!

马面看不见他们惊惶的表情,听不见他们狂乱的叫喊,只看见他们像虫子一样四下跑动……

他一个个捏起来,开始吞吃。

吃着吃着,他猛地停住了。

他不知道他吃的这些人里,有没有他的妈妈,有没有他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,有没有他的启蒙老师张宝泉,有没有他的女朋友鲍莉……

他希望吃掉他的仇人,一直跟他过不去的办公室黄主任,街道派出所的那个叫丁培森的警察,还有骂过弟弟的那个邻居……

可是他无法辨别。

他咬了咬牙,继续捉人吃。

他还在变大,变大,变大……

终于,他的肉眼看不到人了,连最高的建筑物都变成了沙粒一样大……

天地间彻骨的冷。

山山岭岭,沟沟壑壑,在他脚下就是不太平整的地面而已。他想起了“泥丸”一词。

他已经和人类诀别了……

马面摆脱了地心引力,漂浮在黑暗的太空中。这时候,已经没有了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上、下这些方位的概念。

他在延长,增长,扩大……

他离开地球之后,就好像进入了另一种时间,膨胀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他一点点伸向宇宙的尽头,时间的末端。

他已经变成了另一种东西,他不需要粮食,不需要呼吸。

他一直不死。

很多很多很多年过去了……

太空中的天体,都在急速或者缓慢地运动着,它们越来越小。

地球已经像灰尘一样大了,人类是附着在上面的细菌。

太阳仅仅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的蜡烛。

太空中,有无数的蜡烛,闪闪烁烁。陆续有蜡烛点亮,也陆续有蜡烛熄灭……

还有一团团的亮星云,暗星云……

马面想起了在体育馆看演出,舞台上暗下来,黑压压的看台上就是这样的效果,有打火机,荧火棒,手电筒……星星点点,闪闪烁烁。

假如,突然有一个比太阳更强大更永恒的东西,骤然照亮这无边的黑暗,他会不会看见密密麻麻的脸呢?

从太阳系内的一颗星球到另一颗星球,很可能就需要一万光年。

人类永远无法知道这里的秘密。

那些细菌只能探究灰尘附近的灰尘。

这时候,他摆脱地球已经亿万斯年。

他借着蜡烛的光,端详着那一粒漂浮的灰尘,想——这上面还有人类吗?是不是已经灭绝了?

假如还延续着,那也是不知多少代之后的人类了,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他们的数量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一百亿了呢?

他突然有了一种暴力欲。他用手捏起那粒灰尘,把它投进了蜡烛的火苗中。

他继续变大,变大,变大……

太阳越来越小,终于变成了萤火虫一样,最后连看都看不见了。

宇宙更黑暗了。

马面想起在地球上看过的一本书。

那是一本宗教书,上面有这样一个故事:

一个清早,一个科学家去看他的一个朋友。

进了朋友家的门,科学家看到了一个奇异的场景——屋子的半空漂浮着几个精致的天体模型,地球围着太阳转,月亮围着地球转……

科学家惊呆了,大声问朋友:“是谁让它们在动?”

朋友淡淡地说:“没有人让它们动,是它们自己在动。”

科学家大声说:“不可能!没有人驱动它们,它们怎么可能配合得如此精妙?”

朋友说:“宇宙中的太阳、地球、月亮也是这样动,而且更玄妙,说是自然生成,你怎么相信呢?”

这个故事很具说服力。

可是,是谁在驱动这些天体呢?

马面感到黑暗中确实有一双巨大的眼珠,像盯着灰尘一样盯着他……

变大,变大,变大……

又过了亿万斯年……

终于,马面的脑袋顶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上,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盖子!

他的心猛跳起来——也许,这就是宇宙的终极之处了!打开盖子,也许就看见那个幕后的那个主宰了!……

盖子被他顶开了。

准确地说,是被促使他不停变大的那股神秘力量顶开了。

马面好像钻出了一个黑糊糊的球体,无边的光明刺得他紧紧闭上眼睛……

这是永恒的光明。

这不是太阳的光明!

恐惧的巨大阴影在他的心中弥漫开来。他不敢睁开眼,他无法想象他会看见什么……

最终他还是从眼皮缝隙望出去:上方不是蓝色,而是红色——无边无际的红色。

遥望四面八方,出现了很多鲜艳的东西,赤橙黄绿青蓝紫,像房屋,像机器,像动物,像植物……

这是一个更大的世界。

马面不知道谁主宰着这个更大的世界,不知道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都是什么。

为了表达方便,我们得给这个主宰者一个称呼,那就叫它上帝吧。

上帝和地球生命的化学成分也许完全不同,上帝甚至不一定需要液态水,也没有形体。

上帝可能熟知太阳系的事。

那黑暗的球体,也许正是它的一个实验室,而人类是它培植的一些物种……它掌握着每个人的命运和喜怒哀乐……

而那无边无际的红色也许仅仅是它制造的一盏灯。

人类一直在苦苦地思索,他们这个物种从哪里来,灵魂到哪里去。他们永远不可能得到答案。

他们这个物种很可能是被上帝造出来的。最后,他们的灵魂很可能被上帝回收。

可是,上帝的实验不知道出了什么偏差,致使马面一个人突然变大了,就像我们培育植物出现了偏差,突然有一个疯长不止……

当然,上帝也可能不了解太阳系的事,就像一个人不知道衣柜里生活着一些米粒大的蜘蛛。

马面一片茫然,他根本无法和这个更大的世界沟通,正像前面说的那样:一个细菌无法懂得电脑。

话说回来,电脑也不可能懂得细菌。

马面继续变大,变大,变大……

又过了亿万斯年……

马面终于发现,那红光也是漂浮在宇宙中的一个蜡烛,它们变得越来越微茫……

马面又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……

孤独,无望,恐惧,悲伤……经过漫长漫长漫长的时间之后,马面又撑破了这个黑暗的空间,在更大的一个世界里露了头。

他像鸡雏撑破蛋壳一样,跳了出来。

他慢慢睁开眼睛,环顾四周的情况……

他目瞪口呆!

——是一个大房子,有很多穿白衣服的人。他们围着他,笑呵呵地说着什么,好像都在等他。

房子里有很多医疗设备,还有一股浓郁的化学药品气味。

……是的,马面经过那么漫长的发育,来到了我们这个世界。

他来到了我们这种时间。

在我们的体内,缩小无数无数无数倍,在我们肉眼看不见的那个黑暗的微空间,包含着很多五颜六色的世界。

再缩小无数无数无数倍,其中一个五颜六色的世界里,包含着很多更小的黑暗世界。

再缩小无数无数无数倍,其中一个黑暗的世界里,包含着无数的飞行物,其中一个飞行物上,依附着众多奇妙的生物……

假如有那么一个神奇的放大镜,把这些奇妙的生物无限地放大,我们会看见,他们都穿着衣服,有四肢和五官,有仇恨、恐惧和美丽的爱情……

前面我说:

马面在家里睡觉,发现房子、床、被子、枕头、尺子统统变小了……

他看了妈妈一眼,就连夜朝原始森林逃去,街道两旁的居民都以为地震了……

都是那个微世界里的事情。

你可能不信。没事你好好想一想吧。

马面长大成人,如今就在你我他身边生活。只是我们不知道他的来历。而且他改了名字。

有一天,他会突然膨胀,撑破房子,撑破天,给我们带来震撼、惊喜、恐惧、威胁……

接着,他就离我们远去了。

他无休止地膨胀,终于有一天,他会见到另一群宏大的活物。

那已是亿万光年之外,那已是亿万斯年之后。

那时候,人类、地球、太阳可能都消亡了。

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对那些活物描述了我们的存在,那些活物惊讶了。

他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终于不相信地摇摇头,笑起来。

标签: ,
本文链接: 大,大,大,大,大……
版权所有: 破博客, 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。

9个评论

  1. 江边青竹
    2014/04/25 08:31:49

    默默喜欢你的博客很久了,看到这篇文章忽然很想问一下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呀?太有才了

  2. Flippy
    2014/02/08 19:41:53

    :evil: 这博客好牛逼的样子!!以前就看到了,后来一直没看。。这都要1还是2年了吧,我忘记了名字,,前些日志自己也开始学做独立博客了,。。就很想这博客,,,可我忘了名字了呀,。后来关顾吾爱破解论坛 ,。。里面一个“破”字,让我猛然想起…………尝试搜索“破博客”……结果。。终于又一次来到了!

  3. Pang
    2014/01/15 08:43:01

    好长,没看完

  4. 乌托邦
    2014/01/11 02:58:11

    以前也一直在想,世界万物是什么样的,很玄奥的一个问题.

    • admin
      2014/01/12 19:10:16

      玩过一个《孢子》游戏,从一个单细胞进化到征服全宇宙的生物

发表评论

您的昵称: *

您的邮箱: * (显示gravatar头像)

联系方式: